要想有尊严地活着莫碰毒品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出生在美丽的湘北小城——湖南省津市市。1996年我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成为一名执业医师,开了一间牙科诊所。20多年过去了,真是人生如戏,我的人生角色不再仅仅是儿子、医生、丈夫、父亲,后来又多了一个,那便是戒毒人员... 【详情】

 

只要心存希望一切皆有可能

 

  我终于又见到了茉莉!

  阳光下,她浅笑着盈盈向我走来,25岁的面容自信不施粉黛,一袭金色长裙衬托着白皙肌肤,秀发垂顺披肩,眼睛灵动乌黑,深邃而有故事。她吸毒3年,携带艾滋病病毒,与另一个艾滋吸毒者结婚,顺产下健康的孩子,演绎了一段“将不可能化为... 【详情】 

 

直击戒毒人员“出所大考”

 

    强制隔离戒毒人员何种情形下可以出所?评估标准是什么?如何执行?经过多年探索和实践,上海构建了完整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诊断评估体系和一整套评估标准。近日,记者走进上海市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现场直击戒毒人员的“出所大考”。

    1,2,3,4……测试仪上... 【详情】

         

爱心浇灌民族团结之花

 

  作为一名基层维吾尔族民警,我的工作职责主要是通过管理教育帮助戒毒人员戒除毒瘾。因为语言、生活习惯的不同,管教汉族戒毒人员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小张是我负责班组里的汉族戒毒人员。他是位艾滋病患者,自幼父母双亡,性格孤僻... 【详情】

 

“警察妈妈”带来“一缕阳光”

 

  车行驶在蜿蜒的山路,远远的,半山腰一座木屋在晨雾中若隐若现。门前,一个瘦小的身影正在不停地张望。

  车里的我不禁多了几分期待。我知道,那是戒毒人员陈某8岁的女儿涛涛,她在等着我,今天是我们约好去所里接她妈妈的日子... 【详情】 

 

金云海多次与感染艾滋病擦肩

 

  安徽省南湖强制隔离戒毒所是全国最早开展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的单位之一。这里有一个艾滋病戒毒人员专管大队——凤凰山大队,是安徽省接收戒治艾滋病戒毒人员的专门场所。近日,记者走进这里,见到大队成立之初主动申请过来的安徽省司法行政系统榜样人物金云海... 【详情】

         

昔日“瘾君子”今朝获新生

 

  红润的脸庞,优雅的谈吐,得体的着装,爽朗的笑声……

  如今的宋某,很难和往日的“瘾君子”联系在一起,但他确实曾经是一名戒毒人员。

  沾染毒品之前,宋某的人生可谓顺风顺水。大学毕业后,他成为一名... 【详情】

 

用我的声音做你的眼睛

 

  做辅导员必须具备爱心、贴心、用心。

  那天,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抗复吸训练班开课,我随着同事一起去面试报名者。

  “报告!”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戴着顶黑色毛线帽,低着头,帽檐低... 【详情】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不再迷茫

 

  十年前一位挚友问我:“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究竟该怎样活着?”我睁开被酒精晕染得浑浊的眼,盯着自己手臂上的针眼,答不出来。

  在懵懂的青春岁月里,我和一位学长满怀对爱情的渴望与向往,相约中考后就读某技术学校。然而我们的恋情... 【详情】

         

 峥嵘岁月热血丹心铸就警魂

 

  自从考入司法行政戒毒系统成为一名戒毒工作干警以来,我就把青春献给了司法行政戒毒事业。司法行政戒毒事业是一个艰辛的事业、责任的事业、风险的事业,我们在这块阵地上接受挑战并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因为热爱我们忠诚,戒毒... 【详情】

 

干警学员联手谱写“戒毒之歌”

 

  “迎着太阳,走出迷茫,我们不再彷徨;乘着春风,挺起胸膛,我们放飞着希望……”

  在位于黄河之畔的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这首原创进行曲式歌曲《看生命之花重新绽放》被学员广为传唱,成为文化戒治的重要创新之一。

    词作者——教育矫治大队... 【详情】

 

 “穿上这身警服从未想过离开”

 

    我想见甜甜,却又害怕见她。

  初见时不到20岁的她,如今大概已为人妻为人母。听其他学员说,她在老家过得还不错,比原来胖了。

  那个曾经想要放弃自己生命的女孩子,我花了9个月将她拉回来。如今,王甜甜终于彻底告别了过去... 【详情】

         

 生日感悟

 

  从警30余年,不知有多少个生日是在戒毒所值班、加班岗位上度过的。去年的生日我终身难忘。因为,我收到了一份不同寻常的礼物。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办公室。突然,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易科长,您好,祝您生日快乐!感谢您... 【详情】

  一个吸毒者的重生之路

 

      13年前,31岁的张某为挽救吸毒女友以身试毒,很快花光了之前打工的积蓄。无奈之下,他开设赌摊谋生,两次被公安机关拘留,最终被送进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接受强制隔离戒毒。我是他的辅导员。

  刚进所时,张某消极抵触... 【详情】

  只要努力人生就有希望

 

  不久前的一天,曾经的艾滋病强戒学员、现已是三个孩子妈妈的阿贞,站在广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讲台上,向数百名戒毒学员讲述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18岁那年,“90后”的阿贞因为痛经,在朋友的蛊惑下,吸了第一口毒品,从此不能自拔。2010年1月,阿贞被强制... 【详情】

         
 一念之间

 

  天堂与地狱距离有多远,不过咫尺之间;善与恶距离有多远,不过一念之间。

  今年5月的一个周末,我正在家休假,突然接到大队长的电话:有紧急任务交派,要求我火速回单位。我迅速换上警服跑回单位,原来,一名戒毒人员的母亲去世,需要带其回家乡奔丧... 【详情】

 

戒毒警察“李妈妈”的四季之约

 

      在广西司法行政戒毒系统,警察“李妈妈”的名字如雷贯耳。“李妈妈”真名李艳,是广西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一名警察,戒毒所“十步脱瘾法”训练班的辅导员。因为把戒毒人员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李妈妈”因此得名。

      今年6月初,看着夏日斑驳... 【详情】

   坚定每天相信明天

 

  由于对毒品危害性认识淡薄,并且一直对吸毒被强戒存在侥幸心理,我在2012年第一次被强戒之后,于2016年再次被强戒。我清晰地记得刚来崧泽所时的情景,环顾着四周的高墙,看着陌生的戒治环境,内心深处涌上的是紧张、恐惧、忐忑。

  幸运的是,大队民警经常... 【详情】

         

特别的礼物

 

临解戒之前,他怯怯地和我说:“徐指导员,我给你留了一个小礼物,等我出去了,有人会交给你的。”我冲着他笑了笑,他看出我的疑惑,连忙解释说:“你放心,绝对没有问题。”我叮嘱他出去以后务必要多注意,千万不能再接触类似的东西,他说:“谢谢徐指导员,我知道的。”... 【详情 

 

戒毒“双警”的无悔选择

 

还记得2009年的春天吗?我们穿上这身警服,成为一名戒毒警察;我们遇见彼此,从此在事业上、生活中携手并进。

工作中,我们与毒魔斗争、与心魔对抗,繁琐的工作是辛苦劳累的,也是充实无悔的。记得那年,忙碌中我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带着喜悦... 【详情】

 

共筑心灵回归的桥梁

 

作为一线禁毒社工,为戒毒康复人员开展帮教服务是我的主要工作内容——帮助从强制隔离戒毒所回归社会的戒毒学员与禁毒帮教小组签订帮教协议,并开始为期三年的帮教服务。

禁毒社工接手每一位个案人员时,都会了解并评估相关情况... 【详情】 

         

“涉艾”专管区“五朵警花”的大爱

 

江苏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涉艾”专管区,是全省唯一收治女性“涉艾”戒毒人员的场所,如今拥有在册强戒人员21人。专管区“五朵警花”——副教导员刘霞、中队长茆桂霞和民警金鑫、邓艳、周芬,以过人的学识、胆识与超常的爱心、细心,为“涉艾”学员建立... 【详情】

 

 与其抱怨生活不如改变心态

 

我是一名戒毒场所心理咨询师。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我见到许多戒毒人员的挣扎、迷茫、沉沦,但我笔记中记录更多的,是他们努力、拼搏、崛起的心路历程。

他是一名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曾抱怨父母要求太严格、太唠叨,让他觉得很累、很烦。然而... 【详情】

 

吸毒毁我青春强戒助我新生

 

毒品,毁了我的青春。

我来自山西省某市三矿。1999年,我19岁,每天和一些“朋友”在社会上游荡,出入网吧、酒吧、迪厅,觉得好玩、痛快,对人生根本没有正确认识。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大哥”,把霸道、神气的他当成“偶像”,还学会抽烟、喝酒... 【详情】

         

 把青春献给戒毒医疗不后悔

 

  我从小就梦想着成为一名白衣天使。考上医科大学后,我觉得离梦想越来越近了。然而,5年医大学习生涯结束后,我被分配到广西壮族自治区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医院工作。

  报到那天,我在公交车终点站下车后,找不到交通工具代步,独自... 【详情】

 

“警察妈妈”母爱守护戒毒路 

 

     从事司法行政强制隔离戒毒工作以来,我身边的女民警便兼具“警察”与“妈妈”的双重身份,用自己对母爱的感悟和充满母爱的行动,诠释着戒毒矫治的内涵,让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法律“无情”与“有情”的双重属性。

    32岁的女性强戒人员大队... 【详情】

 

红丝带定格戒毒学员新生笑容

 

      每当走进大队院区,都能看到一条巨大的红丝带,它是由161名微笑的学员照片拼成的。旁边有几行小字:我们一路同行,用微笑传递快乐,微笑是祥和的语言。

       每当看到照片上一个个绝望后又对生活充满期盼的鲜活个体;一个个因吸毒人格扭曲身体病残... 【详情】

         

戒毒所是我人生中第二学堂

 

      以前听到“戒毒所”三个字,只知道那里是帮助吸毒者戒除毒瘾的地方,认为自己不可能和它扯上半点关系。

       可现如今,为人子为人父的我,却因为放纵和好奇染上毒瘾,成为云南省第五强制隔离戒毒所一名戒毒人员。初来时,强烈的戒断反应... 【详情】 

   

戒毒医生的平凡坚守

 

  我们是一群平凡的医务工作者,因为坚守着一个警察梦,聚集在一起,成为戒毒战线上最普通的卫士——戒毒医生。从参加工作起,我们坚守梦想、坚守初心、坚守职责,坚守一个又一个秋冬春夏。

  坚守是平等尊重。给予戒毒人员没有任何歧视的平等与尊重... 【详情】

 

善自省者得自救

 

  我叫王元木(化名),今年31岁,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防城港人,目前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一家港资企业从事产品质量检测工作,每月能挣5000多元,女朋友和我一起在这里生活,我们计划明年举行婚礼。

  自2011年年底从广西第六强制隔离戒毒所解戒至今... 【详情】

         
 愿做一株铜钱草

 

  圆圆的叶片,细长的茎秆,彼此间相拥相簇,自泥土中雀跃而出,扶摇直上,枝桠上开满米白色的小花,星星点点,若隐若现,像豆瓣,更像蜻蜓的翅膀,优雅地落在青青的湖面。

  这是我迈进湖北省沙洋强制隔离戒毒所,第一眼看见的一溜植物。由于刚入所,我的身体、心理都一时难以适应... 【详情】

 

青春献事业热血铸警魂

 

  他的一生是平凡的,因为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司法行政戒毒工作干警;他的一生又是闪光的,因为他用生命和热血践行了从警誓言。他,就是自始至终投身司法行政戒毒事业,最终献出年轻生命的张川。

  16年前,重庆市万州强制隔离戒毒所所在地还是一片荒土... 【详细】

 

滴水经年亦有穿石之力

 

  那又是一次谈到下班时间的个别教育,由于担心戒毒人员晚上情绪波动,我决定将谈话继续下去。

  这次教育的原因是,戒毒人员苏某接连因违纪被评差处理,影响了小组整体排名,苏某悔错意识不强,引起其他组员不满。而她满腹委屈,觉得受人排挤... 【详细】 

         
 我在句东这半年

 

  古人用“吾日三省吾身”规范言行,修身养性,恪尽职守,严谨处世。人生在世,难免会犯错。可怕的不是犯错,而是犯了错不知悔改,一而再再而三犯同样的错误。

  2000年年初,风华正茂的我踏入社会,由于缺乏理想和信念,结交了一些所谓“混得好”的狐朋狗友... 【详细】

 

虚拟现实戒毒项目孕育之痛

 

  拥有博士头衔的北京市戒毒管理局民警王春光,正负责虚拟现实戒毒项目的研发工作。那天,我亲眼看到他为戒毒人员郑某戴上VR头盔、数据采集贴片、立体声耳机、数据手套和脚踏板等传感装置,很快,郑某便沉浸在神奇的虚拟世界中。

      数据显示,郑某在虚拟场景... 【详细】 

 

“教导员妈妈”拥抱“戒毒女儿”

 

  再次见到诗诗,是在今年山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举办的母亲节主题教育活动上。刚刚参加了迎宾锣鼓队表演的诗诗,化着淡妆,额头微微冒汗,剪着齐耳短发,脸庞略显圆润,一身粉色和浅灰色相间的运动服,搭配着白袜子和小布鞋。

       今年的母亲节活动上... 【详细】 

         
 四包”警官扶我走过戒毒路

 

  来到广西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一年多了,有幸遇到一位有魅力的“四包”警官,搀扶着我走过戒毒生活的每个阶段。记得刚入所时,我打亲情电话,从拨号到通话结束仅用了30秒钟,因为我和家人已无话可说。我不知道,那失落、无助、茫然、悠长的戒毒路,何时会有晴空... 【详细】

 

为了雨中的背影好好生活

 

  最近有一则非常感人的公益广告:车站送别时,老母亲转身的一瞬间,女主角泪流满面。每每看到此处,我早已热泪盈眶,很多人对我不寻常的反应感到惊讶。后来,我从一本心理学书上看到,看电视哭泣并不是为别人而哭,而是在潜意识里,更多为了自己所不为人知或难以遗忘的事情.... 【详细】 

 

“唯愿天下无毒哪怕让我失业”

 

      28岁的贵州省贵阳市三江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张彬,是一位“准90后”。远远望去,被晒得黝黑的皮肤,让他本就帅气的脸上多了几分刚毅,一转头露出的憨厚笑容,很难让人把他与戒毒民警联系到一起。但这个大男孩,已经是个有着近7年工作经历的“老戒毒警察”了... 【详细】

         
 阳光总在风雨后美丽人生不是梦

 

  当我又一次因为吸毒被送入强制隔离戒毒所,内心充满焦躁。面对穿着警服的民警,面对高墙铁窗,失去自由的失落感强烈撞击着我的心灵。回想起曾经的辉煌,还有那些花天酒地的日子,都像过眼云烟一样,是那么遥不可及。

  夜深人静的时候... 【详细】

  百人合影尽显戒毒民警职业价值

 

  从事司法行政戒毒工作以来,一张民警和戒毒人员及其家属的百人大合影,最令我感动。那是戒毒所举行的“浓情母爱,感恩相伴”母亲节主题教育活动现场。宏大的场面里,携儿带女的男女老少都是普通老百姓;庄严的警徽下,肃穆的警服里,一颗颗真挚的心如此贴近群众... 【详细】

 

唯有真情最动人

 

  上海籍戒毒人员钱某,53岁,初中文化。2014年3月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钱某与一女子同居并育有一儿一女,儿子出生不久,该女子去世。一家三口靠钱某的低保维持生活。吸毒成瘾的钱某,丧失家庭观念,并未给两个孩子办理落户手续。每次被公安机关发现吸毒... 【详细】

         

架起通往戒毒人员心灵深处心桥

 

  “当您看到这篇周总结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强戒所了,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关爱和宽容,衷心祝冯队长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强戒人员阿翔出所时简短的话语,让他的管教民警冯世超内心充满欣慰。

  沉默、抗拒、不信任... 【详细】

 

让梦想照亮前行的路

 

  在基层医院工作8年之后,我有幸成为了一名司法行政戒毒警察。和戒毒人员接触以后,我发现,他们也是有血有肉,有情感的普通人,他们在家庭里为人子、人夫、人父,因一时糊涂,误入歧途。从事戒毒事业,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让那些徘徊在十字路口的戒毒人员找回他们的梦想... 【详细】

 

搏击手抗“毒魔”找寻自尊荣誉

 

  我是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一名普通民警,工作中见到过无数家庭因毒品而破碎,年幼的孩子失去温暖庇护。小南就是其中之一。

  小南8岁那年父母离异,小南和爸爸一起生活。一个总打哈欠的阿姨住到爸爸家,他们有时当着小南的面... 【详细】 

         
 引导戒毒人员找到存在价值

 

  几年前,小龙因交友不慎接触毒品,被决定执行强制隔离戒毒两年。

  刚到安徽省蚌埠强制隔离戒毒所时,小龙极不适应,对矫治措施持怀疑甚至抵触态度。为此,我与同事们苦苦地寻找突破口。

  我得知,小龙的父母都是县政府机关的领导,小龙从小生活环境优越... 【详细】

 

用心交流用爱感化

 

  “说句心里话,我也想家,家里的老妈妈,已是满头白发……”一首《说句心里话》,唱出每名戒毒人员对家人的表白。有多少人将这些话一次又一次咽了回去,有多少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念着大墙外的亲人。而他却用一首唢呐歌曲,向妈妈送上一份迟来的思念和忏悔... 【详细】 

 

新生始于“镜子事件”

 

  “滴答、滴答”,微信信息提示音乍然响起。是他——王某,我所第三期集中教育班戒毒学员,集中教育班的组长,协助管理班级事务,已经出所一年多了。

  他在所时,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一次大队搞“纪律整顿月”,严打各种违规违纪、私藏违禁品的行为... 【详细】

         

只为那期待的眼神

 

  戒毒工作对我的触动,源于与一名戒毒人员解戒前的谈话。我不会忘记那个充满迷茫却又期待的眼神。谈话内容有16项,前15项是选择题,只要回答“是与不是”“有与没有”。最后一项“你对民警执法有没有什么意见和建议”,绝大多数戒毒人员会简单回答“没有”... 【详细】

 

心灵碰撞的瞬间

 

  人生中会感受到很多瞬间。从事教育戒治工作中与戒毒人员的心灵碰撞,将成为我永恒的记忆。

  教育戒治楼的上课铃声响了,新入所的生理脱毒期戒毒人员涌入教室。看着他们不屑的眼神,我拉近麦克风说:“今天我与大家共同从生理唤醒... 【详细】 

 

做戒毒人员的知心人

 

  当前,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收治的戒毒人员中精神障碍问题高发多发,如何做好他们的教育和管理,是摆在基层民警面前的重要课题。王某是我经手的精神障碍戒毒人员之一。他2015年1月带药入所,有精神分裂症病史。入所后,王某注意力不集中,情绪波动大,易受刺激、易冲动... 【详细】

         
 向戒毒工作干警致敬

 

  有着20多年吸毒史的我,一直是戒毒工作对象。每次受到强制隔离戒毒处罚,我都心生怨言,出现思想抵触和行为对抗。

  然而,此次进入陕西省渭南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戒治过程,却使我心怀感恩地拿起笔,记录下自我的巨大转变。

  2016年5月,我走出... 【详细】

 

“大马”警官

 

  刺耳的开门声把我从噩梦中惊醒,身体猛地一蹦却被束缚椅牢牢按住,大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应该是早晨了吧?他还没休息?真是个工作狂。大马是陕西省眉县强制隔离戒毒所特殊病管理区五大队教导员,人高马大,又姓马,虽严厉,但负责,学员们私下里叫他大马... 【详细】 

 

出所礼物

 

  我曾经是河北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戒毒人员,于2017年9月解戒出所。出所那天,队长把我送出戒毒所大门,将一份装在信封里的出所礼物交给了我。信封里装的是3张照片,记录的是我戒毒经历中的3个难忘瞬间。

       第一张照片是2017年6月... 【详细】

         

将后续照管延伸到所外

 

  戒毒人员从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回归社会后,要完全摆脱毒瘾需要1年至3年甚至更长时间。为了把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的后续照管工作延伸到所外,我专门为在五所参加过广西戒毒系统十步脱瘾法训练班的解戒人员设立了QQ、微信群,督促他们保持操守。从2017年开始...  【详细】 

   海鸥点燃新生渴望

 

      我依然记得陇川县禁毒防艾宣传晚会的那个夜晚,戒毒所学员的创作表演也被搬上舞台。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称颂对生命的渴求,至今依然回荡耳际。

      得知选送节目有机会参加禁毒晚会后,很多戒毒学员封藏心底对艺术的兴趣爱好蠢蠢欲动... 【详细】

 

打磨自己的珍珠

 

      我曾经是一个积极向上、健康活泼的阳光少年,高中毕业后考入武汉体育学院,因为训练积极刻苦,赢得教练的认可。

      从体院毕业回到家乡后,我进入县体育局工作,可谓意气风发。但不安于平淡、安逸生活的我,为追求刺激染上毒品,被送入戒毒所强制隔离戒毒... 【详细】

         
 故事点亮戒毒人员心灯

 

  每次上班,我都要给戒毒人员分享一个故事,这个习惯坚持两年多了。习惯的养成,起源于我上班一年多时经历的一件事。

  那是一次探访。我在探访室值班,一位重点矫治对象的母亲看完儿子后,一个人在探访室外蒙头大哭。我内心一惊,赶紧过去问她怎么了... 【详细】

   一平方米特殊岗位

 

  北京市利康教育矫治所(利康医院)副所长、五官科主任赵伟鹏有两套工作服,一套白大褂,一套警服;他还有两种身份,治病救人的白衣战士和矫治心灵的人民警察。

  利康所五官科承担着全局戒毒人员和百余名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牙病防治任务。艾滋病属于血液传播性传染病... 【详细】

 

真心面对自己拥抱明天

 

   “善”字包含了太多的意义和故事。

    我常常在思考,为什么我的命运偏偏和毒品产生交集,使我失去生命中最珍贵的时光。为什么我没能在毒品面前勇敢、坚定地说“不”,反而一次次沉沦于虚幻和暂时的满足中,放纵自己,放弃了最初的梦想,违背了曾经的誓言和原则... 【详细】 

         

 戒毒妈妈的“大日子”

 

    “妈妈,我这次期末考试考了99分。妈妈,我在学校里学了一首唐诗,我背给你听听。妈妈,你不在的时候我很听朱阿姨的话,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当儿子出现在陈凤(化名)的面前,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拉着孩子的手默默流下思念与悔恨的泪水。

       这名瘦小而懂事的孩子... 【详细】

 

不能辜负老父亲的期望

      

      2009年国庆节前夕,一对父女出现在康复所门口。老父亲一见到我就说:“你好,我是在电视上看到康福苑的报道过来的,我女儿阿丽吸毒十几年了,我什么办法都试过,康复所是我女儿最后的救命稻草,也是我最后的希望,求求你,帮帮我们!”听到这,我的心纠结成一团,康复所...  【详细】

 

照亮戒毒人员重生路

 

      阿会是个“90后”,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人,父母都是朴实善良的农民。初中毕业的他于2009年开始吸毒,2011年11月,被送进广西第六强制隔离戒毒所。

       2013年4月,阿会被安排在我负责的小组参加“十步脱瘾法”训练。针对阿会的情况,我引导鼓励他合理宣泄... 【详细】 

         
 毒难戒毒能戒

 

       28岁的崔某,大学毕业后,如愿进入一家医院上班,事业蒸蒸日上。但她的丈夫不知何时吸上冰毒,还信誓旦旦地告诉她:“这是‘水烟’,没有瘾。”

       崔某为了劝丈夫戒毒,能用的方法都用了,但无济于事。她万念俱灰,想到以毒攻毒,试着抽了一口... 【详细】

 

VR治疗战毒魔

 

      依稀记得刚走进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时的情景:抬眼望去,一座巨大的康复训练馆坐落在正前方;光洁的外墙上,装裱了著名的良渚文化遗址标志性图案“玉琮龙”,庄严、巍峨的“良渚戒毒”四个大字,让人感到气势恢宏。

       站定再望向远处... 【详细】 

 

军装戒毒装西装

 

       2012年我从学校毕业,成为司法行政戒毒系统一名警察。执勤的第一天,我看到一名戒毒人员走路腰板挺直,心想他莫不是当过兵?果不其然,这名戒毒人员叫黄某,原在某武警部队服役,已退役多年。

       一周后的会见日,一位满脸愁容的老人怯怯地递上会见证... 【详细】 

         

美丽人生源自重新开始

 

      陕西省眉县强制隔离戒毒所三大队的宣传画上有一句话:美丽人生,源自重新开始。它的核心是戒毒人员面临的共同问题——“重塑”是我们人生道路上崛起过程的体现,也是由量到质转变的过程。

       我曾是国家公务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2004年至2014年... 【详细】 

   真诚关爱帮我挺过难关

 

      2013年12月,我在陕西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由于表现良好,2015年8月提前出所。但此后,我没有抵挡住毒品的诱惑,再次复吸。2017年7月7日,我来到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进行戒毒康复。

       强戒所里有严格的所规队纪,而戒毒康复场所作为公益性自愿戒毒场所...【详细】

 

用心坚守医者之志

 

       利康医院住院部承担着北京教育矫治局戒毒人员的住院治疗工作,服务对象既有疑难重症患者,又有肺结核艾滋病患者。作为一名有着双重身份的医生,我们的任务也是双重的——既要保证医疗安全,更要确保场所安全。从穿上白大褂那一刻起,我就告诫自己,选择了这个职业... 【详细】 

         
 戒毒战线的“文艺兵”

 

      在北京天康戒毒康复所,总能看到一个小姑娘活跃的身影。她就是一大队民警刘莎莎,1987年出生的“文艺达人”。

       刘莎莎自幼喜欢唱歌跳舞,上大学时还是金盾军乐团的长笛手。吸毒人员孤僻、固执、自卑、缺乏安全感,刘莎莎想,能不能借助音乐、绘画、角色扮演... 【详细】

 

蒲公英戒毒App“掌上戒毒”

 

       小孙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手心不断冒汗,医院里人来人往的嘈杂环境让他焦虑烦躁。就诊序号为5,前面其实没几个人了,他依旧觉得候诊时间漫长。

       小孙是北京市天康戒毒康复所的戒毒人员,春节请假回家,没想到带孩子去医院看病期间,竟引发了他的心瘾... 【详细】

 

我同阿龙未了的故事

 

      作为一名从事心理咨询和管教工作的民警,阿龙是我接触到的较为特殊的一名戒毒人员。初见时他目光呆滞,嘴里不时冒出几句“我是国家安全局接受无线遥控测试志愿者,是特殊人员,你无权管我……”

      同事们对阿龙的症状很不理解,将他列为难改对象... 【详细】

         

远离毒品生命才有希望

 

  老杨今年快60岁了,年轻时以贩养吸,又因赌博负债累累,被人追砍,6次进监狱、看守所。

  老杨一进安徽省滨湖戒毒所,便成为大队关注的焦点。老杨喜欢“搞事情”,倚仗身体毛病多,总是嚷着这痛那痛,对教育矫治、习艺劳动... 【详细】

 

以爱之名止恶之殇

 

  前段时间,在家休产假的我收到一封信,那是月底就要解除强戒的吕某写来的。密密麻麻两页信纸上满是让我放心,出去后一定不碰毒品,做个称职妈妈的承诺。看着那娟秀工整的字迹,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清秀的脸庞,一双从充满抵触到慢慢平和,再到后来看见我时总笑... 【详细】 

 

 迟来的关爱重塑阳光人生

 

     “爸爸妈妈只关心他们的生意,关心弟弟,从来没有关心过我。我吸毒就是因她们对我不管不顾。”一头黄发的女孩双手紧握,边说边用眼睛挑衅地瞪着我,稚嫩的脸上满是对抗与不屑。

      2011年3月22日,刚满16岁的兰某因吸毒被送到广西女子强制隔离... 【详细】

         

因为我也是母亲

 

     2017年的母亲节,在山东省鲁中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会见室里,戒毒人员张某的母亲昏倒在地,情况紧急。

      这天,张某的母亲提前一天就从山东东营赶来,希望能多看儿子一眼。当戒毒干警将儿子带到探访窗口,母亲已经泣不成声。她恨儿子不争气... 【详细】 

 

志愿服务促他摆脱心魔

 

  他事业有成,是一家地产公司的高管。

  他孝老爱亲,经常回家给母亲做饭,在老人膝前尽孝。

  他善言善举,安置帮教解除强戒人员3名,成立互助小组对他们进行无私的照管。

  有谁想得到,他曾因打架进过监狱,因吸毒进过戒毒所... 【详细】